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笔下文学 www.bxwx.in,最快更新让我爱你,永远为期最新章节!

    浅浅的妊娠反应比一般的狗妊娠反应强许多,沈浅一直纳闷,最后以不同种族相恋必须要付出更多辛酸的理由搪塞了尤然。

    怀孕的女人要常常动一动,那么怀孕的狗自然就更要动来动去。沈浅的上班时间是交替的,上班一天休息一天,算是极其轻松了,不过也是多做多得,少做少得。沈浅为了钱是极想加班加到死,可叹院长“暗恋”她已久,舍不得她辛苦,每次加班的活,都被别人霸占了,可怜沈浅只能闲得怨天尤人。

    夏日的早晨天亮得很早,六点多的阳光已经投射入屋,明晃晃地照耀着。沈浅一大早起来,伸个懒腰,打了个哈欠,看了下自己床头的小孩闹钟,见才六点多,又倒床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沈浅定的闹铃是七点,不能放弃一点挤出来的时间,所以继续睡觉。沈浅渐渐进入睡意之中,她的房门开始被人敲了起来,有一阵没一阵的,却足够把人吵醒。

    沈浅被干扰而醒,眉毛蹙了一团,爬起床去开门,准备对这位打扰人睡觉的人发发牢骚。她把门一开:与她视线平行的对面怎么没有人?她低下头,只见她的混血儿蹲坐在门口,抬起它惯有可怜巴巴的乌溜溜眼睛看着她,身后的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本来积攒的脾气,被这小畜生一看,全没了。沈浅一直知道心软是自己的致命伤,就连狗也不例外。李美丽曾经明确指出她这一毛病,叫她有时心狠点,可是沈浅始终做不到,她自己也没辙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吗?”沈浅双手叉腰,做出母夜叉的样子,但语气软绵绵,实在是气场不足。

    混血儿摇着尾巴站起来,扭着屁股带她走。沈浅虽然有点疑惑,但还是跟了过去。混血儿在尤然的卧室停了下来。沈浅顿了顿,不知其意。只见混血儿伸出一抓,开始抓门。

    浅浅是跟尤然一起住一间卧室,而沈浅反感混血儿晚上有爬床的习惯,于是怎么也不肯跟混血儿共处一室。尤然深明大义,正好有三间卧室,剩下的那间卧室就留给混血儿住了。

    混血儿这么想进尤然的卧室,显然是想见孩子他妈。沈浅悠闲地看着他伸着爪子一次次抓门,显然没有帮忙的意思。意外的是,经过混血儿抓了几下,推搡几下,这门竟然自动开了。

    混血儿立即钻了空进去。沈浅吓了一跳,想招呼混血儿出来,但这色狗只管自己进去,睬都不睬她。沈浅这下脸色泛白了,私闯别人的卧室是极不好的,要是被尤然嫌弃,她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?

    她正在焦急万分,却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响动。沈浅眨巴下眼,心下更是疑惑加好奇了,她站在门口张目伸颈,可里头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沈浅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,按照她对尤然这几天的相处,知道尤然是个极其闷骚的男人,大多时间喜欢沉默,不过也不至于不声不响啊。沈浅脑子里浮出了一个画面,一位英俊的美男不小心走路滑倒,头部撞地,顿时躺在血泊之中。沈浅这么一想,一冲动,冲了进去,只见浅浅伏爬在地毯上,混血儿蹲在一旁舔着浅浅的脸。沈浅四下张望,卧室里竟然见不到尤然。

    耶?眼睛不方便怎么自个出去了?而且还不带导盲犬?沈浅满肚子疑惑。

    躺在地毯上的浅浅抬起眼梢看向来人,知道是熟悉的人,动了动耳朵,又闭目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尤然只是下了楼而已。沈浅又想到,要是他突然上来怎么办?她这样私闯私人领域太没礼貌了。沈浅赶紧对混血儿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混血儿回首,却对她不屑一顾,又开始照顾孩子他妈了。

    沈浅气呼呼地想拉他走,混血儿倔脾气一来,立即钻进床底下。沈浅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,这狗太得宠,已经开始恃宠而骄。一只小杂种,居然开始嚣张了?沈浅想,一定要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崽子,让他见识一下,违抗主子的命运是什么?于是沈浅跟着爬进床底下。

    混血儿认为床底能让自己发挥全部力量,而沈浅只能发挥百分之十,于是开始兜兜转转留恋于床底不肯出来。沈浅咬牙切齿,几次撞头。终于混血儿的孩儿妈动了一下,被混血儿看见,混血儿也就跟着出了床底。沈浅气喘吁吁地爬出床底,还来不及起来,眼前就多了一双脚。沈浅惊了一下,自那双脚往上看,竟见到半裸的尤然在眼前。他显然是刚刚洗完澡出来,头发还在滴水,湿漉漉的身子,腰间围着浴巾,摇摇欲坠,松垮得要掉下来似的。沈浅第一次见男人这么“坦荡荡”在自己眼前,一口气没顺上来,直接打了个嗝,发现自己出了声,立马用手捂住嘴。

    “浅浅?”尤然愣住,不大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浅不敢出声,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**裸的秀色。尤然见没人回答,脚上前迈了一步,沈浅大惊,还来不及后退,尤然已经被她绊住了,俯身朝她压来,沈浅甚至来不及惊呼……

    沈浅被尤然压倒在地,头直接撞上地板,发出一声沉闷的“吭”。沈浅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,眼睛瞟了一下自己特别的部位。

    在她波涛汹涌的上面,有一只手,那只手虽然很大,但是还是无法完全握全她的大胸。沈浅想必是刚才被撞傻了,竟然一直盯着那只手……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那只手当着她的面捏了捏,手的主人还理所当然地笑说:“还是这么大,握不住。”

    沈浅的大脑如一道闪电驰过,飞快缩身防色狼一样蹲在一个角落里,双手护住胸口,古里古怪地看着他。尤然也正身把姿势摆正,笑说:“沈小姐怎会来我房间?”

    沈浅原本厌弃的眼神一下子软了,这里不是她的房间,不是他有意去冒犯,而是她送上门让他冒犯!这句话一下子让她丧失主动权,成了被动。

    她结结巴巴地说:“那个……混血儿想看孩子他妈,它一个人不好意思进来,就叫我一同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敲门。”尤然脸上依旧保持着他标志性的微笑,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。但沈浅却有种不知名的害怕,总觉得他的笑背后有一点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下次会的。”沈浅立即回答。

    尤然笑眯眯:“也就是说以后还来我卧室,那么下次来是什么借口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浅沉默了。这只是一时口快而已,她敢保证,她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。沈浅无法用语言表达,只能拼命地摇头证明自己的无辜。

    然而人一紧张就会忘记一些事,比如,沈浅忘记尤然眼睛看不见。

    尤然只是笑,如一朵清新的百合,晶莹而又纯洁。

    “今天为浅浅准备了什么食物?”

    “牛肉,补蛋白质,还有一些微量元素。”沈浅被尤然突然的转移话题弄得有些懵,相当机械地回答。

    尤然只是轻轻点了头,“那么沈小姐,麻烦你出去一趟,我换个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介意,我也可大方当你面换。”

    尤然还没说完,沈浅就一溜烟跑了出去,还带上了门。尤然低头微笑,抬起自己刚才非礼过沈浅的那只手,轻轻握了又握,脑里浮现曾经的一段对话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?”

    “吃奶粉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跟个牛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尤然,你去死。”

    少年顺利躲避少女的踢腿,跑得飞快,身后的少女锲而不舍地追着他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跑得跟马一样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为什么跑得那么快吗?”少女贼兮兮地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马加鞭。”少女开始淫笑。

    少年顿时红了脸,怒吼:“沈浅,你去死。”少女却摇晃着脑袋,纵身一蹦,上了他的背,靠在他背上说:“我要是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找一个女人,她会住你的房子,花你的钱,睡你的老公,打你的娃。看你还敢不敢死。”少年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少女立马咬住他的耳朵,“你在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敢比我先死,这是对你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原来,爱情一直没有随着时间褪色,只是他记得,她忘记而已。

    尤然的脸色很苍白,记忆里的点点滴滴早已经渗透进他的骨髓里,挥之不去。他想过找个女人,去惩罚她的离弃,可最后,他还是去惩罚自己,没能好好地照看好她,守护一辈子。

    在没有她的日子里,他每次飞行仰望天空,总感觉蔚蓝的天空透析出太多的依恋,可心中总有一种信仰:她还在这同一片蓝天下生活着。

    直到有人告诉她,她不在了。那一刻,他的蓝天塌了下来,失去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肉隐肉现的夏天还在持续,沈浅必须中午顶着烈日去上班,其实她很想中午不回来的,医院虽然没有食堂,但是医院有个专门热线可以订外卖。一般上下午有班的兽医都会订餐解决一餐,沈浅却选择顶着毒辣辣的太阳去菜市场买菜回江夏小区做饭。

    没办法,家里有两狗一人在等她,要是她不去做饭,他们就没饭吃了。

    李美丽见沈浅这么尽职尽责,不免不爽:“你用得着这么卖力吗?”

    沈浅正在收拾包包,准备去菜市场买菜回家。沈浅瞟了她一眼:“你不懂,吃人家的嘴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是吧,你是心疼那别墅里的美男,舍不得人家挨饿吧?”李美丽斜眼冷嘲热讽着。沈浅睥睨一眼,懒得搭理她,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,打包走人。

    “不吭声就是默认了?”李美丽嘟起嘴,“哎,你喜欢的男生类型还是没变啊,当年吃的苦头还不够多?”

    沈浅甩头怒瞪:“李美丽,你是不是存心不让我快活?”

    “沈浅,那个男人不适合你。他爸爸是尤司令,你懂吗?他是首富秦政的外孙,要钱有钱,要势力有势力的家庭,你认为你会幸福吗?”

    沈浅翻个白眼:“我发誓,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,一丁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美丽很了解沈浅,她说不喜欢那就是一定不喜欢了。李美丽这才放心,“你赶紧找个男人嫁了,免得我总是操心。”

    沈浅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李美丽看透了她的敷衍,“怎么?还想着‘白嫩嫩’?”

    沈浅又白了李美丽一眼,“你不提他会死啊?”

    “某人会死。”李美丽歪嘴一笑,“一个暑假夏令营活动,就让你从此独他不恋了,你说你傻不傻?”

    沈浅沉默,胸口闷闷的,其实回想起来她真的很傻。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对那个少年一见钟情,是因为他遛狗时那一手揣兜的姿势,还是那白净的脸庞里偶尔出现不自然的潮红?抑或是那种微笑,似曾相识,打心底暖暖的?

    李美丽见沈浅精神恍惚的样子,叹了口气:“你说那个秦昊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秦昊……这两个字对于沈浅来说,突然感觉好陌生。她与他相处不过一个暑假,念过他的名字五个手指头都能数清,唯独这个人让她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沈浅其实很明白,她是喜欢他的长相,白白净净,五官深刻,是混血儿,笑起来好像在黑夜里见到阳光。她承认自己肤浅,因长相暗恋秦昊的人数不胜数,排队都可以绕地球一周了。

    沈浅提起背包,准备走人。李美丽在背后吆喝:“哎,还能躲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沈浅不搭理她,继续走。她就喜欢当乌龟,见见世面就好,觉得差不多了,缩在龟壳里一直耗着,千金难买她愿意。沈浅心里哼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开始炒菜,尤然则乖乖地在餐桌旁等饭吃,典型的饭来张口少爷。她把饭菜端上去,见到餐桌上的尤然,一时有些错愕。他趴在桌上,很安静地睡着了,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,高挺的鼻梁崛起成很漂亮的线条,滑顺而至嘴唇,那嘟嘟而又微张的唇显得有一分可爱一分性感。

    沈浅轻轻把菜放在桌上,拉开椅子坐下,双手拄着脑袋,静静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沈浅总觉得他的脸有那么一丝似曾相识。刘海挡在额前无风自动,可还是被沈浅看见他在皱眉,好似睡得不是很踏实。

    尤然很瘦,李美丽说过,尤然以前的身材相当完美,虽然也瘦但是给人的感觉是伟岸,健硕,让女生不自禁产生一种小鸟依人的安全感。但是现在的尤然真的好瘦,下巴变得很尖,颧骨不再饱满,虽然整体面容还是那么俊美,不过都是他标志的五官撑着,给人产生的美感不再是军人那种安全感,而是花样美少年了。

    他瘦了这么多,想必是睡眠不好引起的。是什么让他无法入睡,睡得如此不踏实?

    周围的冷气阵阵袭击着沈浅,她身上的热气也挥霍得差不多,冷不丁打了个寒战,顺便喷嚏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阿切……”沈浅用食指扫了扫鼻尖下面,吸吸鼻子。

    尤然忽而惊醒,失措地喊着:“浅浅。”在大厅另一侧玩耍的浅浅四脚飞奔而来,蹭在他脚下。沈浅看到这情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