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笔下文学 www.bxwx.in,最快更新让我爱你,永远为期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关于尤然突然要离开,沈浅表示没什么,只是当尤然把偌大的房子交给沈浅,沈浅开始变得压力很大。那天晚上,老张提着一盒米粥还有发烧药回来。尤然先让沈浅量了下体温,确定发烧温度不高,感觉不会很严重,就打算直接跟着老张离开。

    沈浅还记得尤然在老张耳边说了什么,老张那表情极其震撼,好似听到了不可置信的东西。然后老张就火速为尤然收拾东西,搬上车,还一面对沈浅狂鞠躬,弄得沈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尤然在离开之前轻笑:“混血儿,你帮我照顾好我的浅浅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混血儿会照顾好她的。”沈浅乐呵呵地傻笑。

    尤然点头而笑,笑容淡淡又轻飘飘,如浮云一般。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,最后还是忍不住转头对沈浅说:“一定要等我回来,浅浅。”

    沈浅抓起脚下匍匐的浅浅,摇晃着浅浅的手掌,对着尤然说:“尤然爸爸再见。”

    尤然的嘴型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,关上车窗,不再看他们。老张发动车子,车身发出嗡嗡的声音,尾气发出,慢慢离开。

    沈浅看着尤然离去,轻轻呼了一口气,自己摸着自己的额头,感觉状况良好,回家吃药睡觉去。

    沈浅所住的房子有三层,第一层将近三百平方,二三层两百多一点。以前沈浅只要一下班,总会有大妈来打扫,她也就免了卫生这档子事。现在尤然离开了,自己搞定卫生的沈浅倒也十分适应,每天照常上班,精神嗷嗷的好,上班治疗母狗,学了几声看家本领小狗叫,安抚母狗那躁动不安的心灵。对于沈浅这种资深动物接生婆而言,她会八国语言,驴叫、猫叫、鸡叫、羊叫等等,但最拿手的是狗叫。

    沈浅晚上加夜班,将近晚上十二点准备下班之时,一位厨师模样,膘肥体胖的男人牵着一头巨型黑色犬种走进了沈浅的诊室里。沈浅倒吸一口气,沈浅清清嗓子,“敢问这狗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貌似发情了,最近看见女的就提腿跟着女人屁股跑,追也追不上,你看看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浅走上前,对那位厨师说:“你放开它。”

    厨师把狗链松开,这松开的瞬间,只见那只巨型大犬四脚一飙,朝沈浅扑过去,沈浅一声狗叫,那狗就望而却步了。

    “这狗病得不轻。”沈浅面容严肃地说道。然而,厨师还在为那声非常有震慑力的狗叫而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狗平时有没有做交配的动作?就是那种两腿起立,抽动的动作?”沈浅很专业的开始做笔记。

    厨师一愣一愣的,“有,它抱着我的腿常常这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这狗正如你所说,发情了,要么找个母狗让他玩玩,要么把它阉了。”

    厨师低头看着这只巨型狗,咬紧牙关,认真思考的样子,“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打激素,推迟发情期,不过这治标不治本。”沈浅认真道。厨师隐忍地看着这只狗,随后拿起手机拨了个号:“Boss,黑狗警长真发情了啊。医生说要么阉了要么找个母狗发发兽欲,嗯,你说咋办吧……哦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厨师关上电话,“医生,一个晚上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浅嘴角抽了抽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包一只母狗一个晚上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浅深呼吸,“我又不是狗**,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厨师拽着那只巨型黑色大犬,“走,给你找位狗小姐去。”

    沈浅看着一人一狗离去,舒了一口气,准备脱白袍下班。这白大褂刚一脱掉,只听见走廊里那厨师嗷嗷大叫:“黑狗警长,蛋定蛋定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听见黑狗警长的惨叫。沈浅一溜烟地跑出诊室,看向走廊里两只狗在打架,旁边坐着夹起尾巴一直在发抖的浅浅。沈浅愣了一愣,跑过去安抚下浅浅,又看看一旁焦急万分,捶胸顿足的厨师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黑狗警长对这只拉布拉多犬发情,结果被这只杂种狗阻碍,两只狗咬起来了。”厨师一脸担忧,“哎呀,不要把黑狗警长给咬伤了,伤了我赔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沈浅连忙招手:“混血儿,不要咬了,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混血儿第一次不听沈浅的话,只见它发了狗疯似的,对黑狗警长一顿撕咬,那黑狗警长一看就知道是一向娇生惯养的宠物,连连被咬无法反击,只能夹着尾巴一顿跑,混血儿在后一阵扑,黑狗警长哀叫连连。

    厨师吓得满头大汗,又掏起手机打电话,“Boss,不好了,黑狗警长**有夫之妇,被人家原配咬得半死啊……我拦不了啊,咬得很激烈。我们现在在市宠物医院呢,好、好。”

    厨师挂完电话,用快哭的表情看着沈浅:“这是谁家的狗啊,医生啊,赶紧拦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混血儿怒了,谁叫你家的狗试图当着他的面,**他女人,这不是找死吗?”沈浅不屑一顾,厨师点头哈腰,“医生啊,要是黑狗警长有什么闪失,我们Boss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。”

    沈浅心有些软了,低头看向浅浅,发现浅浅正耷拉着头,无精打采,夹着尾巴浑身发抖,显然是被吓得不轻。这黑狗警长也太胆大了,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**?要学也得学她家的混血儿,要神不知鬼不觉啊,笨狗。想必他家的主人也是笨得可以的人。

    沈浅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她家英武的混血儿,展现它撕咬的本领。

    “汪汪。”混血儿一声嚎叫,把黑狗警长逼到了墙角,张大嘴巴大口喘息。厨师拍着大腿,对沈浅一副英雄就义的样子说,“医生,等下给我准备打狂犬疫苗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沈浅一时不理解,只见厨师跑向混血儿那边,手里居然举起一把随身携带的伸缩水果刀!沈浅大惊失色,“死男人,你想干什么?”沈浅立即奔过去,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位厨师,只听那厨师发出几百分贝的嚎叫,划破了整夜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突然一名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缩在角落里的黑狗警长夹着尾巴跑向那男子旁边,沈浅也松了口,木愣愣地看向来人。那厨师张着大嘴,见到自家Boss立即垮了脸,委屈至极,“Boss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虽然背光,脸上的轮廓不是很明朗,但是对于沈浅而言,他就是化成灰,她也认得。她暗恋这么多年的男人,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那男子随意朝沈浅瞟了一眼,有些愣愣的,而后变得极为吃惊:“浅浅?”

    沈浅轻轻咳嗽一下,缓解自己的尴尬:“好啊,小耗子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哭笑不得:“多年不见,你还是喜欢咬人啊!我一直以为你咬人只对我特殊呢。”

    沈浅皮笑肉不笑,忽而转头对混血儿说,“混血儿,见过耗子叔叔。”秦昊把目光放低到混血儿身上,只见混血儿很不友善,那嘴皱起来,鼻子发出不友善的哼声,毛还竖起,敌意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只狗跟沈浅你好像啊。”秦昊扑哧一笑,显然对混血儿的敌意不以为然。沈浅白了他一眼,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了?”

    沈浅怎会不记得?那是一段极其悲催的经历。她有记忆的时候,年龄都二十了,却要重读高三。那年几个学校组织夏令营,她因为年龄大,老师特意让她去招待从邻市重点高中来的学生。那天下了滂沱大雨,沈浅又没有带伞,只能冒着大雨去接那些学生。沈浅的城市是一座古城,充斥着青苔味还有糜烂的腐木味。她在淋成了落汤鸡后,好不容易接到这些学生,可偏偏这些学生不敢走,因为他们的头儿班长也就是秦昊因为一时摄影激情迸发,先出去拍照去了。

    沈浅那个火冒三丈啊,这个公子还真是有情调。无奈的沈浅问了问这位班长的大概特征,顶着倾盆大雨去找迸发激情的秦昊,跑了四五条街,终于在炮火台下面,见到一位顶着黑色大伞,安逸在伞底下,拿着高档照相机猛拍的少年。一袭白色团队T恤,深蓝色的牛仔裤,一双名牌运动鞋。

    沈浅开始号叫:“乱蹿的耗子,归队!”

    秦昊蓦然转头,沈浅张着嘴傻在原地,好标志的混血美男。几乎同时,一辆飞奔的四轮汽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,水花四溅,全打在她的身上,还有那张过于张大的嘴里……

    悲剧就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秦昊轻轻一笑:“那水甜吗?”

    沈浅深呼吸:“比你口水甜。”

    秦昊原本带笑的脸,莫名其妙地瞬间红个通透。

    每个少女总会对一种少年有着特殊的情感,美其名曰情窦初开。沈浅记忆里的情窦初开时她已经是老油条,刚准备奔三的人。然而即使年纪比较大了,她还是情窦开了。

    沈浅从来不否认自己肤浅,确实,她因为秦昊那标志的外表对秦昊一见钟情。虽然初见时喝了一口脏水,但她印象里那黑伞下回眸一笑的倾城,从此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奈何这位少年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,见沈浅在大雨下淋着,也不招呼她来他的伞下躲一躲,而是反问一句:“你叫谁耗子?”

    沈浅至今还在对秦昊跟她说的第一句话耿耿于怀,她一个大活人要不是因为他哪会遭遇那么悲惨,在大雨下挨浇,只不过说了下外号而已,却立即指责她起来。这么小肚鸡肠,鄙视。

    因为怀恨在心,沈浅在相聚的一个月里,从此只叫秦昊,小耗子。

    秦昊听沈浅说到口水那事,先是脸莫名地红了个遍,而后想起往事,又白了个彻底。关于口水那事,可是说来话长。初见水火不容,秦昊烦沈浅给他取的外号,沈浅厌秦昊时不时的傲慢。

    夏令营组织学生上山夜宿一个星期,检验生存能力。为了加大学校之间的友好程度,分成N组,一组两人。本来是同性一组,偏偏多了一位女生一位男生。这种尴尬境地,作为班长的秦昊自然只能屈身求全。而沈浅作为班里年龄最长的大姐,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。

    于是,互相有偏见的两人,成了生死与共的“伴侣”。

    沈浅身子弱,别看她身形“奶牛”,貌似Strong,实则不过是虚胖。上个山就累得半死,她见前面那健步如飞的秦昊,干巴的嘴吧唧吧唧都没唾液了,一时又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她只能蹒跚上山,尽力不服输。沈浅本是埋头爬着,不想早一步上山的秦昊突然在上面吆喝着:“奶牛,这里有大水塘。”

    沈浅白了一眼,有水塘有什么奇怪的?又不是山上出现大海。沈浅继续她的龟速,不过,她安心没走几步,便听见上面秦昊在叫:“救命,我不会游泳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浅脑袋一嗡,加大马力上去,却见水塘里,秦昊在扑腾扑腾喊着救命。沈浅一下子急了,她原地打转,不知道怎么办,眼看秦昊愈发疲惫,开始不再呼喊,一点点下沉,沈浅那心底无上的见义勇为精神突然迸发,扑通一声落水了。

    一沾水,沈浅发现她会游泳……

    把秦昊救上岸后,他就躺尸昏迷了。沈浅给他做人工按压,他抖了两下,但没其他反应,沈浅盯着他的脸看了十多秒,最终下定决心,进行嘴对嘴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秦昊的脸很漂亮的份上,沈浅是断然舍不得自己的“初吻”。然后,悲催又恶心的事,也发生了。沈浅在给秦昊做人工呼吸的过程中,由于给秦昊输气过多,造成他反胃,卡在喉咙里的水稍微喷出来那么一点,沈浅不幸喝了点……同时,她对上秦昊那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昊回忆至此,有些无奈,看向对面的沈浅:“这种往事,我们就不要温故而知新了。”沈浅眉毛一挑,觉得此事确实不值得回味,而后笑着转移话题:“小耗子怎么回国了?”

    秦昊略有惊讶:“你怎么知道我出国了?”

    呃,这个问题沈浅很难回答。总不能告诉秦昊,她很关心他的事,没事就爱打听他的事吧?要是沈浅这么说,说不定秦昊会捧腹笑话她。

    沈浅故作冷漠道:“哦,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秦昊笑道:“其实我本来打算一辈子不回来的。”后面似乎还有一句,但秦昊并没有打算说下去,而是反问沈浅,“你是不是下班了?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浅顺着回答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当沈浅见到这辆炫酷的迈巴赫以后,她不禁有些错愕,她不懂车,但她懂牌子。迈巴赫的价格从来不菲,她一直不知道原来秦昊是个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家住哪?”

    沈浅随意答了一句,“江夏小区。”

    秦昊愣了一愣,眼睛不自禁地往沈浅无名指上瞟了一瞟,见没有自己预期看到的,不禁莞尔:“原来兽医这么能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工资不到四千,也叫能赚钱?”

    秦昊没再接着说话,只是突然把手机递给沈浅:“留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沈浅接过电话,意外看到他无名指上戴着钻戒。她一面把号码输进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