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笔下文学 www.bxwx.in,最快更新让我爱你,永远为期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浅最近总是心不在焉,脑海里总会浮现肩上有一颗金星,头戴军帽的男人,她会没来由的心神不宁,有时甚至会发呆一阵子,定格在原地。

    头几次还是上班空当的时候发呆,这次居然轮到她烧菜的时候,油锅里的大白菜吱吱作响,开始发黑,散发出一阵烧糊的味道。

    尤然在门外的餐桌旁本是逗弄着两只狗,突然闻到厨房里散发出来的烧糊味道,他好奇地走进厨房,只见沈浅在手忙脚乱地关火,着急之际,碰到热锅,烫得她直接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然连忙执起她的手,打开水龙头,放在下面冲,他嗔怪地侧眼,语气不善地说:“怎么这么马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刚才在想事情。”沈浅低头,不敢去看尤然,她怕尤然责怪她,烧糊的菜全黏在锅底,看起来真是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尤然拉着沈浅到客厅里,从急救药包里拿出烫伤药给她擦好,一切做得轻柔不已,他说:“你老实待在这里,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菜还没做好。”沈浅翘着“兰花指”,想站起来。尤然侧目一睹,“我做,你乖乖待着。”说完,他就径直去了厨房,留下错愕的沈浅。

    尤然会做饭烧菜?开什么玩笑!沈浅似遭到雷劈一般站了起来,后脚跟进厨房瞧个究竟。这不看还好,一看才知道高手都是深藏不露。他洗菜切菜很娴熟,刀功利索,而且充分利用时间,在烧水的时候切菜准备一切工作,两个炉子都用上了。沈浅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下得了厨房的男人。这真是没她的时候,就去吃泡面的男人?

    尤然似乎察觉到沈浅在身后,他一边忙活一边说:“帮我到冰箱里拿两个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浅屁颠屁颠地拿蛋去了。

    菜做好以后,沈浅真是越想越泪流满面。她一向自诩自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可跟尤然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他长得那么标志,哪怕只要在路上一站,都会引来注目。如今他又能下厨做出美味的菜肴,沈浅只能抽了,全身抽搐,不要这样打击人的自尊心啊。

    尤然正看着他的浅浅吃东西,偶尔抬头见沈浅正娇羞地偷窥他,他不禁好笑地问:“沈小姐,你看什么,抑或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浅忍不住心头的好奇:“你明明会做饭,而且做得比我好吃,为什么一定要我做?”

    尤然一愣,想了想:“我要是说我只想吃你做的饭菜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打死我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尤然抿嘴一笑,“你变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夜,天空无星,但依旧很明亮,白月光透过窗户落进屋里,柔柔的。沈浅睡到半夜,觉得口渴,起身下楼准备去倒口水喝。她刚打开门,就不小心见到尤然站在走廊的尽头的窗户边,仰望外面。他那修长的背影屹立在昏暗的长廊中,月光落在他的肩膀上,却晕染出一点寂寥。

    他这么晚还不睡觉,站在那里是在赏月吗?沈浅带着莫名的好奇,走了过去,唤了一声:“尤先生。”

    尤然微微侧了下脸,淡淡地笑:“浅浅。”

    沈浅走到他旁边,与他并排,侧目低头见他的大拇指和食指间夹着一只戒指,有些泛黄的银戒指,虽然看起来很低档,但那只戒指很特别,上面的图花是字,貌似是用黄金嵌刻的字,至于是什么字,沈浅看不清,离得有点距离。

    “浅浅。”尤然忽然转过身来,把那枚戒指递给她,“能帮我戴上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沈浅看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戒指,有些愣愣的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尤然一脸笑意,让沈浅无法拒绝。她接过那枚戒指,偷偷瞄了一眼上面的字,这显然不是用刀刻或者手工做的,很明显是用机器写的字,很循规蹈矩的六个字。

    沈浅独家所有。

    沈浅不敢置信,一下子愣了,带着错愕的目光询问尤然这到底是什么?然而尤然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她,脸上很平静,并不打算解释,而是说:“帮我戴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上面的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戴上以后,我就告诉你。”他眼里闪出一丝促狭,嘴角弯出一道半弧,泛起梨涡。

    沈浅看愣了,满心疑惑,执起他的手。那是一只很修长的左手,指骨纤长,皮肤白皙,一看就知道不是常常干活的娇贵手。她小心翼翼地为尤然把戒指戴上,脸也在同时红个通透。

    那六个字,总让她觉得眼前这个尤物就是自己的了。沈浅……跟她的名字一模一样,虽然她承认自己的名字很一般,重复率肯定很高。

    “那个,现在告诉我吧。”沈浅显然发现自己八婆的本质了,她就好奇这六个字,这六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,那个沈浅从何而来,为什么她心里有点毛毛的,有种血液倒流的感觉?

    尤然朝沈浅走近了一步,为了防止被撞到,沈浅退了一步,不想尤然继续朝她靠近,她只好连连退步,直到她靠上了墙,无路可退。她笔直地贴在墙上,眼前一黑,尤然的身子已经贴了过来,沈浅吓得不清,她嗫嚅地问:“尤先生,你这是要干吗?”

    尤然一手抵在墙上,一手抬起他的左手,沈浅以为他要干什么,连忙说:“尤先生,君子动口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~”尤然意味深长地拖长音调,把手放在沈浅的眼前,让她更近地看着他手里的那只戒指,尤然说:“这上面是什么字,嗯?”

    沈浅咽了口口水,脸烧得无以复加,她不自然地结巴道:“沈浅独家私有。”

    “沈浅,嗯?”尤然那只在沈浅眼前的右手动了一动,沈浅立即说,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动口,不动手。”

    沈浅一听,提上来的心顿时舒坦了,可还未吁口气,却被尤然突然而至的吻给顺回肺里去,上不来了,她只能瞪大眼睛,任凭尤然的君子行为,动口,不动手。她完全忘记了反抗,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思考不来。

    尤然那戴着戒指的手一把捞起沈浅,两人的肌肤贴得很紧,沈浅都能感觉到来自他身体的灼热。他在她耳边呵着热气,轻声细语地呢喃:“我的所有都是沈浅的。”尤然把那只拄在墙上的手揽住她,那只戴戒指的手一把抓起她无处安放的手,指引她去摸他的脸,他的胸肌、肋骨、腹肌,他一点点的下移,沈浅也一点点顺着他的指引下移,当达到肚脐之下,尤然停顿了一下,沈浅反而由于惯性继续下移去摸,尤然一把抓住,稳稳地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,坏笑:“那里也包括。”

    沈浅的脸一下子腾地红了,她尴尬地说:“刚才手滑了一下,绝对不是有心的。”但她这句话,反而是越描越黑了,尤然扑哧笑了起来:“想摸就摸吧,只是很久没开荤了。”

    沈浅扛不住了,她立马撒手,推开尤然,大大鞠个躬:“尤先生,我先去睡觉了,晚安。”说着她一溜烟地跑进自己的卧室,砰地关了门。

    夜,又静了。尤然抬起手,望着那只戒指,久久凝视。沈浅独家私有,这六个字,他一直坚守着……

    这枚戒指,是他们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沈浅精心制作的。沈浅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孩,那天情人节要不是尤然收到一堆爱慕女生送的小礼物,沈浅也不会这么在意情人节这一天。

    她嫉妒地说:“你个死尤物,能不能少惹点桃花债啊?”

    尤然哭笑不得:“浅浅,我也不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打标签,谁再敢染指我的尤物,我跟她们拼命。”

    她专门跑到金店,把积攒下来的零花钱叫师傅给她打个银质戒指,在外面作为图花写了六个字:沈浅独家私有。然后给尤然戴上,一脸得意地拽着尤然的胳膊,笑嘻嘻地说:“谁敢染指你,直接朝她竖起中指。”

    “浅浅,这可是国际标准鄙视人的手势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该鄙视,敢抢我沈浅的男人,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这枚戒指他戴了两年,分手的那天他摘下来还给沈浅,沈浅凝视很久,一把拍掉他手中的戒指,冷冷地转身离开。他没有骨气,捡了回来,一直收藏到现在,也一直守着当初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是沈浅的独家私有,任何人不能染指。

    对吧,浅浅?尤然凝望着那关得严严实实的门,那浩渺的夜空下,尤然那双漂亮的丹凤眼里闪闪夺目。

    沈浅同样也是他的独家私有,谁敢染指,他不仅仅是竖起中指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李美丽说沈浅是个比较内向没大脑的孩子。眼看教师节要到了,沈浅居然还想着高中时候的校长兼职班主任,买了一包红枣寄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邮政局里出来,李美丽不断地翻白眼:“你还真是有孝心。”

    沈浅嘿嘿笑道:“当年要不是钱校长收留我让我读书,我现在哪来的文凭找工作?”

    李美丽想了想,觉得这个恩情确实蛮大的,不过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不是来这里找生父的吗,怎么一点心思也不花?”

    沈浅无奈耸肩,表情看起来倒有几分淡漠:“当初来只是想看看而已,现在倒有些无所谓了,怕看了难受。”当初她在于南的店里看到那张全家福后,才大彻大悟,自己当初不该好奇来这里,这不仅让自己难堪,也会给别人带来困扰。

    李美丽听沈浅这么一说,抿嘴笑了笑:“说实在的,我觉得你妈妈很伟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听我老公说,当初你来那座城镇的时候,连走路都走不稳,但医生又说你得常常走动,要不一辈子也站不起来了。你妈妈一个女人就带着你日复一日地走遍了那座小城。”

    沈浅自然记得,康复的那段时间,她妈妈一直陪着她、照顾她。要不是有那段经历,康复以后母亲的那般冷淡,她可能更会相信她不是自己的母亲,而是仇人。

    李美丽把沈浅送到别墅,临走之前说了一句:“过段时间到我家吃顿饭,聚一聚。”然后她贼笑道:“可以顺便把大队长拉过来一起,他可是我老公曾经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沈浅没好气地嗔了一眼:“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美丽“啵”了一口,赏沈浅一记飞吻,便开车离去。沈浅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这闺蜜,都结婚了,还是那么“放荡”。

    沈浅开门进屋,看见尤然正在跟人打电话,他今天穿着一身褐色长衫,挽起衣袖,露出他精壮却又消瘦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频频点头,嘴里不时“嗯”着,最后挂电话才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完电话,尤然抬头瞄了一眼站在一旁呆呆的沈浅,不禁笑道:“傻乎乎站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浅支支吾吾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站在旁边看他打电话,她匆忙地想找个借口,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,偏巧瞄到尤然中指上戴着的那枚与他气质不符的戒指。

    于是,沈浅的脸红了起来,她忙转移话题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,等你。”尤然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做饭。”沈浅急忙想去厨房,尤然却及时抓住她的手臂,脸上保持着温温的笑意:“不急,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沈浅愣了一愣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坐。”尤然把沈浅拉在旁边坐好,又召了浅浅和杂毛一起过来。这是干什么?全家总动员开会?

    “浅浅,你在宠物医院一个月工资不多是吗?”

    沈浅一愣,点了点头,纳闷尤然葫芦里卖什么药。尤然顿了顿,接着说:“你要不换个工作?”

    “我除了会这行,其他一窍不通。”沈浅有些纳闷了,尤然今天怎么问这些?

    “我认识一个朋友,是军医,你要不去他那里?”

    沈浅大吃一惊,连忙摆手,“不行不行,我学的是兽医,专门给畜生看病的,怎么可以给人看病,而且还是伟大的军人们?罪过。”

    尤然听沈浅这么一说,扑哧笑了起来:“你想多了,军医里也有兽医,专门给军用犬看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呃……”沈浅思忖片刻,抬起头瞄了瞄尤然那双谦和的目光,不受电力,立马撇头,“那个,为什么尤先生那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出事眼睛失明,本来是退役了。最近父亲有让我回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样很好啊,听说飞行员很赚钱,按照飞行时间赚钱,一分钟六块钱,这飞一次起码一两万,每天都飞的话,赚翻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沈浅听朋友说当兵就去当飞行员,那个赚钱啊,那个地位高啊,吃的都是超高级伙食,国家待遇好到顶点。国家宁愿失去一架飞机也不愿意失去一位飞行员。可这飞行员门槛太高,没有关系是很难进去的。

    尤然听沈浅这么一说,哭笑不得:“我不缺钱。”光是他外公赠给他的阳光国际大酒店,就够他挥霍一辈子了。沈浅也想到了尤然的外公,也对,开得起劳斯莱斯幻影的人,还缺开飞机的那点钱?

    尤然抿了抿嘴:“我要是回去了,就很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浅愣怔地看着尤然,他要是重新当飞行员,那就很难再见面了?沈浅知道尤然和李美丽的老公高长丰不一样,高长丰是特警,缉拿带枪的犯人。而飞行员任务更重大。

    “我想把你带走。”

    尤然这句话,无疑是道晴天霹雳,把沈浅雷得外焦里嫩。这……这算表白吗?沈浅一下子慌了起来,嗫嚅起来:“尤……尤先生,虽然你平时对我多加照顾,我很感激。”

    沈浅不敢看尤然的眼睛,躲躲闪闪的,等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去看他,却发现他歪着嘴似笑非笑地凝望着她,似在等她说话又似乎不是,只是眼里闪着精光,让她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家浅浅快生了,离不开你。”尤然忽然轻飘飘说了这么一句凉飕飕的话,沈浅那高悬的心一下子出了裂缝……她眉毛抖了抖,干笑:“其实不一定非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就是非要你不可。”尤然把目光瞄向趴在一旁乖乖的浅浅,“对吧?浅浅?”

    沈浅压力很大,尤先生现在开始叫她浅浅,而他的狗也叫浅浅,情何以堪啊……

    “尤先生以后不要叫我浅浅,当你叫狗的时候,我会以为叫我。”

    尤然突然微笑起来,聚精会神地凝视她,一边帮浅浅顺毛,一边说:“那我叫你什么好?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就好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尤然听后蹙了下眉,低沉地说:“不习惯,叫惯了浅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叫你浅浅2号,怎样?”

    沈浅不禁眉毛抖了抖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尤然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,长卷的睫毛扑闪扑闪地眨着,嘴角挂着他千年不变的梨涡浅笑,他忽然露出洁白的牙,笑得煞是动人,“我知道该叫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还是叫浅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浅一脸黑线,这不等于没说吗?

    “我喜欢浅浅,改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**裸的挑逗。

    沈浅见尤然那似笑非笑的脸,还有那明亮的眼神中偶尔闪现的精光,她心头一震,很不高兴地说:“尤先生,**良家妇女是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,我哪里**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喜欢浅浅。”沈浅开始有些口吃,“这不是**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尤然站起来,与她平视,他眯起眼笑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定是。”沈浅无不尴尬地继续嗤笑,“尤先生这么出色的男人,一定看不上我这样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尤然很认真地问:“你很差劲吗?”

    沈浅抿抿嘴,不知道怎么回答,想了一下:“配不上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配你,可好?”

    沈浅感觉尤然是真的抽了,她皮笑肉不笑,刚想说什么,门铃忽然响了起来,两人面面相觑,尤然率先走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一开门,门口站着于橙。她泪光点点,十分可怜地凝望着尤然。

    “小橙?”尤然略有些惊讶。站在尤然后面的沈浅也很是惊讶,这秦昊的未婚妻半夜敲独居男人家的门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然,明天我就要登船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尤然不等于橙说完,便立即说道:“你终于长大了,以后嫁作他人妇,要好好对秦昊。”

    于橙缄默不言,她只是专注地凝视尤然:“你不觉得可惜吗?如果当初你答应娶我,你外公所有的财产都是你的。”她的语气中竟有一丝祈求。

    “秦昊比我更适合得到这份财产,我不适合从商。”

    “尤然!”于橙眼眶中的泪水瞬间决堤,她气愤地指着他身后的沈浅:“她只是长得像那个死人,她不是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尤然轻轻闭上眼,还是好脾气地说:“小橙,这是我的事,你不用操心,你乖乖回去准备登船,我会去参加你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于橙的泪水汹涌而出,她死死咬着牙,“你为什么眼里只有她?你车祸住院,是谁没日没夜地照顾你,是谁一次次去开导你,为什么你可以对她那么痴情,却对身边那些对你好的人那般绝情?”

    尤然不轻不重地竖起中指,指上那泛黄的戒指上,隐隐约约现出那几个字,他说:“你姐姐是看着我和她走过来的,你可以去问她。我的青春,我的所有感情都在她那里。小橙,回家去,明天准备登船。”

    于橙略带恨意地把目光投射到沈浅身上,沈浅本身听得莫名其妙,被这凶狠的眼神一瞄,更是六神无主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我不爱秦昊,我嫁给他,只是因为他是你表弟。”

    尤然叹息,“小橙,你要是再不回去,我就打电话给秦昊,抑或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于橙双手握拳,低着头,咬牙切齿道:“对不起,是我犯贱。”说罢,她转身跑开了。尤然静默地注视她背影良久,终于把门关上。转身,正好与沈浅对视上。

    沈浅讪讪而笑:“其实我看得出来,她很喜欢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尤然反问,“你看得出来,我喜欢谁吗?”

    谁能不知尤然喜欢谁?那传说的女友,那个霸占尤然过去的女人。沈浅如此一想,心里不免酸酸的,她笑:“那个女生真的跟我很像吗?”尤然平时对她的亲昵,也许可以理解为“借物寄思”。

    “不像,一点都不像。”尤然勉强笑说,“我要是说想要她,她会立即扑上来,把我要个够,不像你,说我脑子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浅一脸黑线,汗流浃背。这女的很猛,她佩服。

    “明天要登船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尤然朝楼梯迈了一步,顿了顿,侧头望着她,“晚安,浅浅。”

    沈浅回了句“晚安”,心里却是七上八下,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这豪华游轮环游世界一周的总航行时间是六十六天。在这六十六天里,一切吃穿都是免费,只要手上有票。

    沈浅本来和李美丽约好在码头碰面。沈浅坐在沙发上给李美丽打电话,不想李美丽忧伤地在电话里说:“要是再有一张票就好了,把老公丢在家里不忍心啊。”

    沈浅为此感到可惜之时,尤然从楼上走下来,把一张票递给她,“不要皱脸了。”

    沈浅喜出望外,在电话里头给李美丽报喜讯。

    挂完电话,沈浅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,尤然却说,“本来这票就是为你准备的,不想你这么积极,自己弄到邀请函,你把你原来弄到的邀请函给李美丽的老公,你用这张。”

    沈浅抿着嘴,很不好意思,见这邀请函比她原来那张华丽点:“尤先生人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码头聚集了很多人还有很多名牌车,似乎把马路上那些昂贵的车都拉到这里来了。码头上停泊着一艘大型豪华游轮,跟它一比,沈浅感觉自己就像蝼蚁一般,那么渺小。

    尤然把沈浅送到码头,便开着车去了他该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浅浅。”李美丽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拉着她老公跑来,笑呵呵地说:“我了个去,这场面真让人沸腾啊,首富的阔气真是不能比。”

    沈浅点头,目光落在李美丽身上的大包小包上,“你这是干什么,搬家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叫准备齐全。”李美丽耸耸肩膀上背的东西,“这船虽然是豪华游轮,但是也分头等舱和二等舱三等舱,你说我们会不会是三等舱啊?听说三等舱东西不齐全?所以我全做好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沈浅想想觉得也是。

    终于游轮的号角响起,沈浅连忙把邀请函递给李美丽。李美丽贼兮兮地说:“大队长就是给力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一簇人群开始蜂拥挤向入口,沈浅被挤得水泄不通,竟然与李美丽走散了一段距离,李美丽率先拿着邀请函进去,她被一群人带向了更里面,她吆喝着:“浅浅,我先进去,你等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沈浅狂点头,好不容易轮到她检邀请函,那位检票员说:“不好意思,这是二等舱的入口,您是头等舱邀请函,请从那头的入口进去。”

    沈浅当即想吐血,她好不容易挤进去的,竟然让她又出去?她忙说:“这个入口进去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入口内有人发放房卡,这样会导致秩序混乱,这次进我们伊丽莎白七号的人数达到了二万,请体谅。”

    沈浅没辙,只能蜗牛似的挤出去,换个入口进去。

    她快要到入口处时,蓦然发现尤司令正站在门口与一位男子攀谈,两人看起来很和蔼,那男子背对沈浅,但他也是穿着军服,背影挺直,刚正不阿。他的肩上有一颗闪亮的金星。

    “天阳,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尤司令,是小女没这个福分进你们家,怎么撮合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昊昊也不错,你女儿很有福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啊,是啊。”

    沈浅低着头,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尤司令愣了一愣,一时说不上话来,只是盯着沈浅的背影看。于天阳觉得奇怪,问道:“尤司令怎么了?”

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