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笔下文学 www.bxwx.in,最快更新让我爱你,永远为期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叫尤鱼,妈咪说我刚出生的样子像被炒了鱿鱼的脸,所以她给我取名尤鱼。而我的情人也就是我的爸爸,他告诉我,我之所以叫尤鱼,是因为一段经历。

    我是在美国出生的。在我降临的那天,正在下着一场大雨,然后我呱呱落地,被护士姐姐搬进了婴儿房。

    我妈咪没见过我,她在我出生的第三天才从床上爬起来,靠在婴儿房的玻璃窗边来看我。可惜,也不知是我妈妈有斜视,还是我有斜视,只见我妈妈在含情脉脉,一把泪一把鼻涕地看着我旁边的一位女婴。

    她看得很专注,也很有丰富的表情,她最后抱住我的情人,娇滴滴地说:“老公,我们孩子好会动哦,脚一直乱踢。”

    我明明安安静静地躺着流口水,哪里有动呢?

    我的情人愣了一愣,把眼神转过来看我,我也瞪着无辜的眼神看他,他顿时一脸黑线,拍拍我妈咪的肩膀,好声好气地问:“你刚才在看哪个婴儿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左手边上第三个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的位置就是我旁边的那个女婴。原来她不是斜视,我也不是斜视。她从头到尾,用丰富的表情和喜悦的心情去看的孩子,不是我。一想到这里,我哇哇哭了起来,开始打滚。

    我的情人低沉地说:“浅浅,你看下孩子名字好吗?”

    我旁边那女婴的名字叫贾鱼。我的名字叫尤XX。后来,我妈妈为了纪念这场意外,给我取名叫尤鱼,开始我的情人无所谓,直到后来,我们回了国,买菜的时候,一位阿姨总喜欢唤我:“来一斤鱿鱼。”

    我好像有十八斤,怎么说也该是来十八斤尤鱼吧?

    妈咪很喜欢我的情人,晚上总要跟我情人睡,然后扑到我的情人身上,蹭啊蹭,一边笑嘻嘻地说:“亲爱的,我们做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我的情人总会淡定地说:“我该考虑找个医生,让你再失忆一回,我都快被你榨干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我终于长成三岁,可以爬床了。每天的工作就是爬上我情人的床,与他睡觉。我的情人很爱我,从来不拒绝我。只是我妈咪很小气,每次都要想方设法地把我赶下去,要我回自己的小木床睡。我很不高兴,对她哭,她最怕我哭了,我一哭,我的情人就会把我护在怀里,拍拍我的头,背着身子与我睡觉,不去理她。她每次都会嘀咕:“早知道不生你了,生了你还抢我男人,抢我怀抱,#¥¥%……”她嘀嘀咕咕说了一堆,我也就随便听听,然后就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,我觉得我情人很疼我妈咪。我妈咪喜欢吃,虽然她有一手好厨艺,但是从来都是我情人掌勺。我情人很忙,他有一个很大的酒店要打理,而且渐渐开始有应酬在身。但是我还是由我情人带着。妈咪曾经提建议,让保姆带我,我情人不同意。其实,妈咪完全可以辞职在家,做个全职太太,顺便带带我。可惜我妈咪不干,她说她喜欢哺乳陆生动物,超过喜欢海洋生物。

    我不理解这跟辞职回家当全职太太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我妈咪总说我不像个女孩子,像个男孩子一样,做什么事情都要她来收尾,有一天她终于忍无可忍,指着我说:“尤鱼,你不要每次拉屎都让我给你擦屁股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轻声“哦”了下。妈咪反问:“那你知道以后怎么做了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有些弱势地说:“以后你拉屎,我给你擦屁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妈咪泪流满面了,她倒在我的情人怀里哭得很凄惨,她说:“亲爱的,尤鱼怎么继承了你的牛头不对马嘴的思路呢?”

    我的情人拍拍她的肩膀:“多好啊,以后你有福享了。”我的情人向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